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满天星 de 博客

放飞心情 寻找快乐 享受人生 愉快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的水井  

2018-04-13 16:16:53|  分类: 往事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家乡的水井

 

在我很小的时候,生产队只有一口水井,全队人吃水全靠它。

那口井,坐落在离家四五百米的一片草湖滩里。井不深,只有两米多,是由人工挖成的。

挖这样的井也比较容易,找一片水质比较好、水源充足、比较湿润的草地根据水位的深浅,先挖一个两米多深的坑,然后用粗一点的圆木棍围成大约八十公分左右见方的四方形井壁,防止井坍塌;再用从草地上裁来的垡子——带有草根的土块围在木棍之外,挡住沙粒流入井中,再用土填实。井口平台大约高出地面四五十公分,是为了防止地面脏水流入,也便于人们取水。这样的井,即使篓斗或其他东西不小心掉入井中,也可以沿着井壁爬下去捞出来。我小时候就常常下井捞掉入井中的东西,有时候也下去挖木棍长出的小蘑菇玩。

那时候家里吃水,全靠大人们从那口水井里取。取水就成了每天少不了的最重要的事。我也常跟着爸爸妈妈、哥哥姐姐去取水。

我们家取水的工具都是人工制作的。一个直径大约五十厘米高六十公分的水桶,是请木匠用上下两道铁箍,一块块十公分宽的木条围拼成的一个大约能盛十斤水的篓斗(从水井里往外取水的工具),是父亲用柳条亲自编制而成的。这两件工具,由于手工制作,都不严密,加之空气干燥,常开裂缝,一篓斗水从井里提出来,只能剩下半篓斗;一桶水抬回家,往往也漏了一半。从井里取回的水,必须马上倒入家中盛水的大瓦缸。为了减少滴漏,木桶多用棉花堵塞裂缝。

到我稍大一点的时候,我也常和姐姐去抬水。取水要经过两块土地,一条土沟,一片湖滩。两个小孩抬着一大桶水,摇摇晃晃,一休,十一歇。路上留下了一个个水桶印和一条水滴连成的细线。一桶水到家,也只能剩一底儿了。

一九七七年,我们新修了家,生产队也新打了机井。井离我们家很近。家里买上了铁水桶,铁水桶小而轻,自然就淘汰了篓斗和木桶,也不再用两人去抬。两只铁桶一个人挑,节省了人力,提高了效率有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。这件事发生在生产队打机井的时候。那时候用机器打井,是一件新鲜事,全队的小孩子们一有空,就围到井旁去看机器打井。打井机是由柴油机作动力,用皮带传输动力的。一天下午,刚检修过打井机,准备开机工作。柴油机发动以后,几个人忙着挂链接传输动力的皮带,一个田姓老人上前去帮忙,一不小心,一下子把胳膊卷入了皮带,皮带缠在老人手上,把老人带着转了几圈,柴油机冒了一股黑烟,熄灭了。顿时,大家慌了神,赶紧解皮带抢救人,把人从机器上取下来,用生产队唯一的手扶拖拉机送往医院治疗。大概过了半年之后,等我再见到这位老人时,他的胳膊只能吊在脖子上了五个手指听说植入了钢钉,已经不能弯曲了。直到十多年后去世,手和胳膊再也没有好转恢复。

一九八五年,我离开了家乡,去了千里之外的阿克塞工作,家留给了二哥居住。不久,房屋因年久破烂,二哥又新修了房屋再次搬了家用上了全村统一供给的自来水。起初每天按时供应两小时,家家都用大水缸或大水窖储水。再后来,全乡镇统一供水,全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。抬水、挑水、储水已成为历史。不过,生产队的那口机井还在,水还是那么清澈、那么甜。由于当地土地开发过快,水位下降很严重。但它依旧发挥着大的作用,继续为全队老乡浇灌耕地提供源源不断的水源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